村民机井抽水捞出惨不忍睹烂尸 背后真相竟是这样
分类:文汇民生 热度:

过了几天,李飞去机井查看的时候,发现水面上飘着一件黑色皮衣,估计是他们投尸时不小心扔下去的,邢洪却说不用在意,李明也就不再关注了。
北方农村,几乎村村的田地里都有几口公用的水井,主要用于方便村民生活和灌溉使用。近几年,随着大家生活水平提高,那些灌溉用的机井也慢慢从人力向利用水泵的机井转变。在山东省莱阳市一个偏僻农村,灌溉用的机井本来是方便百姓生产生活的,却被不法分子利用当做藏尸之地……
机井里浮出一具腐烂的尸体
2015年5月4日早上,沉睡了一夜的村子慢慢喧闹了起来。这年的春天,莱阳的雨水并不多,天气格外干旱,为了满足地里庄稼的需要,村民们只好轮流从村口机井里抽水灌溉,机井里的水位线也在不断下降。
为了能让自家的地多浇些水,姜淑云夫妇二人早早就来到地里,占上一处机井,然后用电机从机井处抽水浇灌田地。抽了一会,姜淑云忽然发现机井里有一团模糊的黑影浮出水面,仔细看了一眼,是一个类似模特人形的物体,姜淑云担心这个物体堵住水管,损坏电机,赶忙停了电。之后,她连忙叫来了还在地里干活的丈夫李国阳,李国阳趴在井口仔细辨认了一下,确实是个人形的物体,但不像是塑料模特。为了稳妥起见,姜淑云夫妇赶忙联系了村治安主任李晓刚,向他通报了机井里的情况。李晓刚得到消息后,赶忙叫上村里的几名治安员,一起到机井处打捞物体。这个物体一出井口,就让现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原来捞上来的人形物体果然不是塑料模特,而是一个已经高度腐烂的尸体。
在场的村民哪见过这种场景,都吓傻了。回过神来第一时间打电话报了警。
案情就是命令,很快,接到报案的民警迅速赶来,他们对现场进行了初步的勘查、了解。勘察发现,被害人是男性,尸体已经高度腐烂,尸体外裹着灰色花毛毡,并缠绕4道铁丝,铁丝已经生锈。被害人头部有多处伤口,现场惨不忍睹。
男尸是谁?究竟是谁对被害人下的杀手?又是何人将尸体扔到这个机井里呢?
为了破解这一个个谜团,办案人员一方面对现场及其周边村子进行摸排,走访知情群众,寻找被害人、犯罪嫌疑人线索;一方面由技术民警进行细致的现场勘查,寻找固定痕迹物证。
随着现场勘查的深入进行,办案人员确定此案系一起杀人抛尸的刑事案件,而这里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那么,案发现场究竟位于何处?机井里的神秘男尸到底是谁,他又是被何人所杀呢?这一切仿佛像一圈迷雾笼罩在这原本平静的小山村上。
警方抽丝剥茧抓疑凶
在接到大梁子口村村民报警后,公安机关对机井现场进行了仔细勘验。办案人员介绍,根据机井里尸体腐烂程度及身上衣着判断,死者的死亡时间大致为前一年冬天。随后公安机关对无名尸体的特征与登记的失踪人口进行比对,怀疑该尸体可能是当地失踪的村民丁祥。
公安机关马上联系了丁祥的妻子,比对丁祥体貌特征及失踪时的衣着。通过比对,与该无名尸体诸多方面相吻合。之后,警方又联系了丁祥的儿子,并检验了他的DNA,证实该尸体与丁祥的儿子具有亲缘关系,从而认定该尸体就是失踪已久的当地村民丁祥。
原来,丁祥失踪的前一天晚上,吃完饭后和家人吵了一架。心情不好的丁祥独自出门了,具体去向也没有和家人说。由于丁祥平时在村里有不少酒友,对于丁祥的夜不归宿,家人也没有在意。可是过了三、四天,丁祥不仅没有回家,也没给家人捎回任何讯息,丁祥的家人这次觉得有些不对劲,便开始到村里到处打听丁祥的下落。一番打听之后,一点进展也没有,家人只好选择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在查找丁祥未果后,暂将丁祥登记为失踪人口。
从尸体判断,丁祥遇害的时间很长了,众多证据不好查找,究竟如何遇害,被何人杀害?这个谜团一直困扰这办案人员。且丁祥是西团旺前村人,尸体为何会出现在大梁子口村?这与他的遇害是否有什么联系?
为了将案件查个水落石出,办案人员从两个村着手,收集两村人员往来的信息,尤其是丁祥被害的时间前后,曾经接触的人或可能接触到的人,看看是否有利害冲突或者仇家等社会关系。
办案人员介绍,经过大量数据分析以及对当地村民的走访摸排调查,发现在丁祥失踪后第二天,丁祥同村的村民邢洪与大梁子口村的村民李飞有好几个通话记录。这两个人平时来往并不十分密切,此时为何会突然联系?会不会有重大隐情?办案人员认为,两人具有重大嫌疑,便对两人展开调查。
然而,邢洪在接受调查的开始,矢口否认自己的犯罪事实,他说自己在案发前后时间没有联系过李飞。不过,李飞的说法证实了他的谎言。李飞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期间,如实供述了他帮助邢洪处理尸体的犯罪事实。
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在公安机关罗列的证据及政策宣传攻势下,邢洪只好一五一十地交代了杀害丁祥的犯罪事实。且邢洪供述的持刀砍丁祥脸部的方向与丁祥尸体刀伤相吻合,邢洪、李飞供述的捆绑尸体的器具、抛尸位置与现场勘验结论也一致,上述的那些谜团一一得到揭开。
至此,此案告破。
多年朋友痛下杀手
丁祥和邢洪既是一个村的同乡,又是酒友。他们平时并无仇恨,邢洪为何对丁祥痛下杀手?邢洪到案后,向办案人员如实供述了犯罪过程。
2014年12月18日晚上7点多,此时的天已经黑了,刚和家人吵完架的丁祥揣着一肚子闷气出了门,12月的莱阳天很冷、风很硬,这会儿又是晚上,街上也没几个行人,苦闷的丁祥沿着村子转了一圈,发现无处可去,这时想起来之前的酒友邢洪。邢洪和丁祥住在一个村,又是多年的好友,以前经常在一起喝酒。邢洪有一个葡萄园,他在葡萄园内盖了两间房,平时一个人住在葡萄园里。丁祥趁着月光,找到了正在葡萄园小屋炕上喝酒的邢洪。
看到丁祥来了,邢洪赶忙招呼丁祥上炕喝酒。两人脱鞋上炕,你一口我一口喝了起来,边喝边聊,一直喝到晚上9点多,两人都感觉有些喝多了。丁祥刚和家人吵完架,再加上此时屋外天寒地冻,天又黑透了,就想在邢洪的小屋凑合一宿,明天早上天亮了再回家。不过,邢洪却不太乐意,酒劲上来了要撵丁祥走。两人都喝大了,说话不免有些冲,大吵了一架不欢而散。
据邢洪交代,他把丁祥赶走后,便回炕上睡觉了。然而,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邢洪醒了,感觉头上热乎乎的,伸手一摸竟然全是血,赶忙起身看了看,发现除了头上有伤,腿上也有伤,脖子前部也有点小伤,炕上和身上也流了很多血。下了炕,邢洪发现丁祥躺在炕北面的地上呼呼大睡,原本放在锅台上的剔骨刀,这会儿也被放在了炕沿上,邢洪心想:“好啊,我好心好意招呼你喝酒,你反倒趁我睡着了来杀我!既然你杀不了我,那我就杀了你”。怒从心头起的邢洪下炕在小屋门东边拿起一把劈柴的刀,借着酒劲朝丁祥的脸上刷刷砍了两刀,丁祥一点反应没有,脸上出现了两道血淋淋的砍痕。砍完之后,邢洪酒劲上涌,又上炕睡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清晨5点多。这时,天有些微亮了,邢洪睁开了眼,看见外面的东西都是红色的,就起来洗了洗脸,把嘴里的血水吐了几口,洗完脸的邢洪感觉身体还是很虚弱,站不住,就又一头倒到炕上睡了过去。
又睡了一个小时,邢洪总算醒了,看见丁祥在地上躺着,嘴没张开,鼻子呼呼喘粗气,就想打电话报警,在炕上找了两个手机都打不通,而这时丁祥也渐渐没了呼吸,邢洪这时怕到了极点,整个人都很紧张,过了一会便瘫倒在炕上。
好哥们讲义气帮忙弃尸犯法
渐渐清醒的邢洪看见了丁祥的尸体,心里也是一阵发毛,而此时的天已经亮了,万一丁祥的家人过来找或者有人来串门,看见尸体自己就完了。邢洪暗下决心:得尽快把丁祥的尸体处理掉。
邢洪自己没有汽车,骑摩托车抛尸的话太扎眼了,旁人问起来自己也不好回答,而且万一以后警察发现尸体下来走访,这也是疑点,再者自己一个人处理尸体也很吃力。想到这,邢洪先给朋友初某打了电话,请他帮忙处理尸体,初某碍于情面勉强同意。得到准信的邢洪赶忙骑摩托车到初某家接人,不过此时回过味的初某已经决定不掺乎到这件事里,看到邢洪后?,就借口说有人请喝喜酒骑车溜走了。
无奈的邢洪只好买了些猪头肉、带了点酒去找姐夫帮忙。喝酒的过程中,邢洪把整件事和盘托出,想让外甥开车帮自己把尸体运出去,老实巴交的姐夫哪经历过这些,忙不迭迟地告诉邢洪孩子不在家,就算在家也不敢干这事。邢洪退而求其次,想借姐夫的面包车用,姐夫知道这个忙不好帮,也不敢知法犯法,就坚决推脱了。
最后,邢洪想来想去,想到了自己的朋友李飞。为了避免李飞不帮忙,吃过两次亏的邢洪,这次多了个心眼,他在电话里没有直接把事情说清楚,而是借口请他喝酒,把李飞约了出来。邢洪想到直接把人扔了也不保险,还是找个偏僻地烧了更安全一些,于是给李飞打完电话后就去加油站买了一小桶汽油。之后,邢洪又怕李飞爽约,接二连三地打了好几个电话催李飞赶紧过来喝酒。
12月19日下午4点多,下了班的李飞叫上了外甥开车拉上自己一起去邢洪家喝酒。邢洪看到来的是两个人,觉得自己虽说和李飞的外甥喝过几次酒,但毕竟不熟,而且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就想了个办法把他打发了回去,让李飞开车拉上自己去了葡萄园小屋。
到了小屋,邢洪拿钥匙开了门,领着李飞进了屋,邢洪指着丁祥的尸体对李飞说:“我杀了个人,帮忙和我一起把尸体弄出去吧。”李飞看见躺在地上的尸体,当时就愣了,邢洪这才把事情经过告诉了李飞,李飞吓得浑身打颤,忙说这可帮不了,要回家。邢洪一听李飞要走,赶忙百般相求,说尽好话,李飞碍于脸面和义气,只好点头答应帮忙。
谁知,这个讲义气的决定却将他送进了牢房。
邢洪见说服了李飞,自己从屋外拿来一块毡毯,和李飞一起把尸体包裹起来。又怕包得不紧,去院子里找来铁丝和钳子,在脚踝、腰部和肩头分别用铁丝捆上一道,然后用钳子扭紧。
捆好尸体后,两人开始商量如何处理尸体,邢洪拿出买好的汽油,想把尸体弄到偏僻处用汽油烧掉,不过两人都不认识路,只好作罢。谈论了半天也没商量出个结果,两人只好先把尸体搬上车,一起外出处理尸体。
李飞开车拉着邢洪就上了公路,想把尸体扔到李飞村旁的五龙河里,但是到了地方一看,河沿离水面太高了,坡度也太大了,没法儿把尸体扔到水里。两人只好上车掉头往回走,这时李飞想到自己住的村子南边有口很深的机井,常年有水,扔到井里不容易被人发现。于是,两人又开车来到机井旁,准备把尸体扔进井里。扔之前,邢洪提议在尸体上绑上几块石头,不然尸体飘起来太显眼。两人就用铁丝在尸体的大腿和胸口绑了两块石头,将尸体扔下机井,看着尸体沉底后,两人才开车离开。
百般小心终被抓
两人开车离开机井后,邢洪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就让李飞时常去机井旁转转,看看尸体有没有浮上来。过了几天,李飞去机井查看的时候,发现水面上飘着一件黑色皮衣,估计是他们投尸时不小心扔下去的,邢洪却说不用在意,李飞也就不再关注了。
这期间,丁祥的女儿也曾来到邢洪家里询问丁祥的行踪,不过邢洪一家都说丁祥没有来过。
直到2015年的春天,由于天气干燥,李飞村的村民用水增多,导致机井的水位下降,尸体这才浮出水面。接到村民报案的民警赶到现场后,马上安排了对村民的排查,得知消息的李飞连忙想办法通知了邢洪。之后,李飞害怕漏出马脚,就再也不敢联系邢洪了。后来,邢洪和李飞在赶集的时候还碰见过一次,邢洪还安慰李飞:“没有事,公安不查了,没风声了。”
天网恢恢,不漏侥幸之人。尽管机井里的无名尸体案困难重重,但莱阳市警方一直没有放松对该案的侦查,经过3个月的辛苦追查,终于在8月9日,将犯罪嫌疑人邢洪、李飞抓获归案,并于次日刑事拘留,他们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莱阳市检察机关认定:犯罪嫌疑人邢洪主观上具有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客观上持砍刀朝被害人丁祥面部砍了两刀,致丁祥死亡,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涉嫌故意杀人罪。
犯罪嫌疑人李飞主观上明知邢洪有杀害他人的行为,客观上帮助邢洪抛尸,毁灭罪证,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七条之规定,涉嫌帮助毁灭证据罪。
邢洪先后找了朋友和亲戚帮助弃尸,但是他们都推脱了此事,唯有碍于面子、讲义气的李飞最终身陷囹圄,不禁让人感慨,法律面前可不是讲义气的地方,讲了义气将会换来牢狱之灾。
2016年12月初,山东省莱阳市检察机关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和涉嫌帮助毁灭证据罪对犯罪嫌疑人邢洪、李飞进行批准逮捕。至此,这起引人关注的机井里的神秘尸体案终于揭开了谜团。(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上一篇:40年相濡以沫 浙江海宁七旬夫妻用纸笔见证爱情路 下一篇:警方抓获公安部B级命案逃犯 其曾枪杀3人潜逃22年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 图文推荐 更多……
    男子救助醉汉反挨耳光 仍送其就医守到凌晨 男子救助醉汉反挨耳光 仍送其就医守到凌晨
    11月11日晚,一名醉酒男子躺在马路上,有着武汉救人哥称号的孙敏看见后,上前去将他扶到安全处。但令人意外的是,该男子竟扇了孙敏两耳光。 孙敏家住湖北武汉市汉口惠济路某小区。他告诉武汉晚报记者,当晚10点,他 ……
  • 图文推荐 更多……
    男子5个月吃8次霸王餐 还试图用被丢弃的票据逃单 男子5个月吃8次霸王餐 还试图用被丢弃的票据逃单
    焦某霸王餐的单据。杨浦公安分局供图 手撕包菜、花生米、崇明散养鸡、红烧面、农家猪肉一男子多次消费却不付钱,还试图用其他顾客丢弃的收银票据掩饰。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上海杨浦公安分局获 ……
  • 图文推荐 更多……
    警方破获特大跨国网络赌博案:被告在菲开网上赌场 警方破获特大跨国网络赌博案:被告在菲开网上赌场
    近日,湖南省张家界永定区人民法院对涉嫌利用京城国际娱乐城网站开设赌场的犯罪嫌疑人黄某斌、黄某江、易某涵、廖某玲进行公开宣判至此,由湖南省张家界永定公安分局侦办的涉案范围遍及全国,涉案人员逾万人,涉案金 ……
  • 图文推荐 更多……
    MEETSO遇见瘦产品功效怎么样?怎么加盟代理 MEETSO遇见瘦产品功效怎么样?怎么加盟代理
    俗话说: 一胖毁所有,对于爱美的美眉们来说胖很致命。于是减肥瘦身便成了大家感兴趣的话题之一,减肥是一个辛苦而又耐力的长跑,稍不注意便会前功尽弃。你是不是也在怀疑吃东西也能减肥吗?2017年整个减肥瘦身行业是 ……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