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抢”乞讨女童 养父与志愿者起冲突
分类:文汇新闻 热度:

 
昨日,派出所内,王军展示小飞燕的腿部残疾。
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双方签“寄养”协议欲救治患病女童,父女欲返乡未告知志愿者,火车站偶遇起冲突报警
  新京报讯 (记者石明磊)前晚,一场“争抢”10岁乞讨女童小飞燕的冲突,在北京西站发生,冲突双方是志愿者及女童养父,志愿者称被打伤报警。
  身有残疾的小飞燕年初随养父王军来京乞讨并治病,上周,山西一家青少年关爱中心与王军签订了“寄养”协议,欲救助小飞燕,但就在协议将实行时,王军“悄悄”带孩子离京返乡,却被志愿者在北京西站“遇见”,双方随即发生冲突。
  养父带女童来京边治病边乞讨
  按照王军的说法,小飞燕是他2004年在上海火车站附近捡到的,当时小飞燕只几个月大。10年来,王军带着身患残疾的小飞燕辗转上海、三亚、武汉、哈尔滨等地乞讨为生。
  记者发现,自2006年起,因带着肢体残疾的“小飞燕”沿街乞讨,王军多次在上海、海南等地受到网友质疑、救助及警方调查。父女俩的事也多次被媒体报道。
  今年年初,“父女”二人来到北京,“主要想给孩子治治病”。
  小飞燕除患有先天双足畸形症,肛门脓疮,无法正常行走和大小便外,近年来,又出现较为严重的肾积水等病症。王军先后拿出北京儿童医院、解放军总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军区总医院对小飞燕的诊治报告,“光在儿童医院看病就花了一万多”。
  看病之外的时间,“父女”四处乞讨,王军边用轮椅推着小飞燕边唱歌,女孩伸着手向过往行人要钱。每天晚上,他们就睡在儿童医院急诊部外的走廊上。直到今年10月,爱心人士戈洁找到了他们。
  与志愿者签协议救助小飞燕
  戈洁是希望之家青少年关爱中心的志愿者,一直在山西进行儿童救助工作。
  “几个朋友告诉我找到了之前曾被广为关注的乞讨女童‘小飞燕’,希望我们能帮助安置。”戈洁说,她到北京找到王军父女,并于上周协商好,要带小飞燕到山西太原的关爱中心生活。
  戈洁说,自己所在的青少年关爱中心虽不是正规儿童福利机构,但已从事专门的儿童收养照顾16年,目前有50多名孩子,均已在公安机关备案。
  “此前我也带王军和小飞燕去关爱中心看过,他们没有提出异议。”戈洁称,按协议,小飞燕将在近日离开王军,随志愿者前往太原接受治疗救助,结束乞讨生活。
  私下离京偶遇志愿者起冲突
  双方的救助协议即将生效,但一次冲突让这一切起了变数。
  据戈洁称,12月22日晚11点,她准备回太原时,却在北京西站意外看到了王军和小飞燕,一问才得知父女俩欲离京返乡。王军称,他准备在小飞燕离开自己前,再带孩子回河南周口老家待一段时间。
  因走前并未通知戈洁等人,却意外碰到,双方随即发生争执。戈洁称,自己抱起小飞燕后,遭到王军的撕扯而受伤。
  报警后,北京铁路公安处北京西站派出所介入调查。
  ■ 追访
  警方送孩子体检或今日出安置结果
  警方昨日称,经调查,戈洁与王军签下协议,欲将王军的养女小飞燕带至戈洁所在的山西收容机构抚养。她得知当天王军欲带小飞燕准备乘坐K105次回老家后,便追到北京西站想将两人拦下,欲将小飞燕带走。由于小飞燕不想离开王军,戈洁在拦截过程中与王军发生了口角,于是拨打了报警电话。
  调查中,民警与王军户籍地派出所和当地民政部门取得联系。当地派出所称,小飞燕非王军亲生,小飞燕也非拐卖儿童。2004年至今,王军带着小飞燕全国各地流浪乞讨。当地民政部门反映,王军曾带小飞燕来办理领养手续,但王军已育有三个子女,不符合领养手续,因此未予办理。民政部门还称,因为小飞燕不愿意离开王军,所以也没有将小飞燕送去当地的福利机构。
  昨晚,警方已将小飞燕送往北京世纪坛医院检查身体,并给孩子添置了新衣等物品。至于女孩最终如何安置,警方表示将在24日进一步工作后,作出最终的处理意见。
  ■ 焦点
  小飞燕何去何从仍是僵局
  小飞燕不想离开“爹爹”;王军有三子女无法收养;志愿者想让孩子尽快接受治疗、上学
  昨天下午,派出所一位负责人曾表示,小飞燕有可能被送到丰台区儿童福利院生活。对于这个消息,小飞燕、王军、戈洁三人都不满意。
  小飞燕:去哪儿都要和爹爹在一起
  从前晚发生冲突至昨晚8时,小飞燕、王军、戈洁三人一直在派出所接受警方调查。
  大多数时间里,戈洁忙于做笔录、和警方开会讨论解决办法,王军在派出所一层大厅长椅上睡觉,小飞燕则独自玩耍。
  听到可能会去丰台区儿童福利院的消息,小飞燕头一歪,撇着嘴表示不情愿,“我也不喜欢在街上乞讨,想和别的孩子一样生活、上学,但必须和‘爹爹’在一起。”
  小飞燕说,王军对自己很好,不愿离开他,“只要和他在一起,让我去哪里都行。”
  小飞燕还特意说明,这些话不是王军教她说的。
  接触过小飞燕的人都觉得,她虽先天残疾且有疾病,但非常聪明,或许是从小随“养父”浪迹街头,她也比同龄人更懂得人情世故。
  王军:担心孩子在福利院被欺负
  王军对于处理结果并未说什么,事实上,这也并非小飞燕第一次进儿童福利院,2006年8月,他带小飞燕(当时名为“妮头”)在上海乞讨时受到网友质疑,爱心人士为小飞燕联系医院进行脑积水手术后,将其送进了一家条件很不错的儿童福利院。王军则被引荐去做快递工作,并可随时去看望“小飞燕”。
  然而一个多月后,“小飞燕”却被王军从福利院中接出,称原因是小飞燕在福利院里总被其他孩子欺负。
  此后,王军带着孩子继续在上海、武汉、哈尔滨、三亚、海口的街头乞讨。
  戈洁:不能让孩子跟着乞讨了
  戈洁等志愿者对王军的话一直持怀疑态度,这也是爆发冲突原因之一。
  2011年2月,王军和小飞燕在三亚获得爱心人士万余元捐款,王军当时带孩子回了河南周口老家,临走前坚称“再也不会让孩子出来乞讨”,并对媒体表示,回乡后要给小飞燕办理领养手续,让她像自己其他3个亲生孩子一样上学读书。
  但“父女”还是以乞讨者的身份出现在了各地街头,有网友质疑称“小飞燕成了乞讨工具”。王军解释说乞讨是为了给小飞燕治病,而且因自己已经有了3个孩子,收养手续办不下来。
  对于警方可能将把小飞燕送至丰台儿童福利院的处理结果,戈洁表示,还是想让孩子去他们那儿接受救治。而他们最基本的目的是让小飞燕结束乞讨生活,“必须要尽快治疗、上学,过上正常儿童的生活。”
  ■ 律师说法
  小飞燕应送至儿童福利院
  北京市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万大强表示,依据《收养法》,王军因已有子女,并不符合收养条件,“即使小飞燕希望和王军一起生活,但这并不符合法律规定,不会被允许。”
  万大强称,按《收养法》规定,小飞燕今后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由政府部门送至有资质的社会福利机构生活。至于是在北京,还是当初被遗弃的上海,应由两地相关部门协商确定。
  此外,因王军对小飞燕并无合法的监护人身份,所签订的“寄养”协议不具备法律效力,也不可能按协议规定,将小飞燕送至戈洁所在的儿童关爱中心生活。
上一篇:习近平与澳门大学生交流 讲述学生时代经历 下一篇:代表建议尽快推行延迟退休:70岁身体还好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北方雷雨频繁 江南华南体感温度达40℃
    北方雷雨频繁 江南华南体感温度达40℃
    中国 天气网讯 近期,华北、黄淮、东北等地雷阵雨频发。今天(17日),山东南部、安徽北部、江苏北部和西南部、青海东部、四川北部、重庆东南部、湖南北部、江西中部、福建西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仍会有雷暴大风、冰雹、
  • 部分省市招商成秀场:重复签约 几千万包装成数亿
    部分省市招商成秀场:重复签约 几千万包装成数亿
    红旗飞扬,彩球飘飘,礼仪小姐落落大方在西北某省一场招商会的签约现场,几个项目的签约双方大笔一挥,双手紧紧相握,一派笑意融融的场面。而在场的某市一位部门负责人无奈地对记者说:这里头我们市的几个项目,早在
  • 河北警方出动200余警察 40余警车打击医闹
    河北警方出动200余警察 40余警车打击医闹
    1 / 5 据衡水晚报6月21日报道,20日上午,河北省衡水市景县警方在景县人民医院制止了一起涉嫌寻衅滋事、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的案件,涉案9名犯罪嫌疑人被强制带离现场,目前已被依法刑拘,景县人民医院医务秩序随之恢复
  • 男孩草坪玩耍掉进健身房地下泳池
    男孩草坪玩耍掉进健身房地下泳池
    ▲地上草坪分布着许多塑料罩,齐齐掉下去的塑料罩已经围上金属罩子。地下健身房的房顶分布着许多阳光顶,齐齐就是从其中一个掉下来落入水中。 7岁男孩在北京印象小区的草坪上玩耍时,突然消失,掉进了地下健身房的游
  • 武汉暴雨 大学生校园里划船出行
    武汉暴雨 大学生校园里划船出行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6月19日,武汉遭暴雨后,华中科技大学校园积水,机智的学生们提前准备了皮艇,在校园里面划船。学生戏称,欢迎看海,这是华中海洋大学,亦可赛艇。图为华中科技大学学生校园里划船。
  • 嘎巴几声响 339岁老戏楼倒了
    嘎巴几声响 339岁老戏楼倒了
    倒塌前的老戏楼 吴晓平摄 位于房山区南窖村的一座康熙年间始建的老戏楼突然坍塌。北京市文物保护协会会员吴晓平认为,戏楼年久失修且无保护措施,应该是属于自然坍塌。 记者在坍塌废墟中发现一块铭牌,上书:南窖村
  • 寂寞空庭春欲晚结局 剧中人物多离世康熙琳琅一生一代一双人
    寂寞空庭春欲晚结局 剧中人物多离世康熙琳琅一生一代一双人
    改编自匪我思存同名小说《寂寞空庭春欲晚》,刘恺威、郑爽领衔,张彬彬、米雪、张晓晨等实力演员联袂出演的唯美虐心古装巨制《寂寞空庭春欲晚》正在浙江卫视、深圳卫视黄金时段热播。该剧造型唯美华丽、台词经典动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